兰州中研医院
您所在的位置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康复案例 >

在黑白键上舞动的美丽平衡!

来源:兰州中研医院 日期:16-06-28 在线咨询


      摘要:每个人有自己的人生路,面对已经铺好的星光大道,却不能够走下去!这种失落并不能用“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来一笑置之,白癜风仅仅是一种皮肤病而已,奈何却长在最受关注的位置,眼看一路坦途却被迫着要放弃,原因有谁会想到仅仅是一手的白癜风?

    患者资料:阿卜杜勒·巴西特(化名),男,28 ,临夏自治区 (回族)

     诉:左右手背5年的白癜风

    家族史:否认

    既往史:无其他病史及无药物过敏史

     史:23岁是参加比赛的时候出现的白斑,但是并不大也没在意,从未想过去治疗,以为是起的疹子,因为自己的追求不停的参加各种钢琴比赛,却没有留意到手上的白斑的扩散,知道白斑可以一眼就看出来的时候才去求医,结果几年的治疗让手上的白斑扩散的更大。

     查:

    1、伍德灯:白斑区域呈乳白色,接近手背正常皮肤的50%,肢端型白癜风

    2、微量元素:正常

    3、自体免疫系统异常检查:正常

    4、白癜风CT检查:皮下组织内黑色素细胞含量极少

     断:肢端型白癜风

     疗:GX-B多维白癜风康复工程、308准分子激光治疗系统

    【康复历程】

    阿卜杜勒·巴西特从小就生活在家庭条件优越的环境中,从出生开始父母就将他当贵族一样培养,所以潜意识里巴西特就感觉自己应该有个高贵而奢华的生活,他选择钢琴家作为未来的发展方向。巴西特说:“我喜欢在黑白键上跳舞的手指,感觉整个世界都为黑色和白色两种颜色在舞蹈,在琴键上充满的活力,而且还散发着不同于别人的贵族气息。”

    其实天赋并不高的巴西特凭借自己的努力舞出了一个钢琴般金碧辉煌的人生,虽然这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家庭的关系给他铺好了路,但是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努力可以让别人认可,所以从7岁开始学钢琴到10岁开始参加大大小小的比赛,失败过也成功过,但是巴西特觉得这就好像钢琴的键一样有黑有白!只有钢琴的旋律才可以刻近他的心里,家庭的实力关系,已算是一路坦途,但是在22岁一次的表演之后,发现手背面有一些皮肤泛白的情况出现,以为是夏季出现的疹子什么的,没有给予太多的关注,第二年的夏天好像有扩大的样子,才想到去医院就诊,当得知是白癜风的时候巴西特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因为家庭条件很好治疗一个小小皮肤病没有多难。

    

    初诊时巴西特的手背有大块的白斑,呈节段型分布,看上去挺吓人的

    换句话说,巴西特对白癜风并没有一个概念,哪怕是最常识的东西。治疗中仅在一个月的时候有好转的迹象,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月以后好像白斑的区域又扩大了,这个时候巴西特只忙着自己的一次比较重要的比赛,这次的比赛评委由现场的评委和电视前的观众投票决定,当巴西特演奏的时候免不了给予弹钢琴的手太多的特写,但是电视前面人们看见的就是像是两个怪物不停的拍打着琴键,没有一点儿听旋律的意思,赛后巴西特一遍一遍的看着自己的播放带,他傻了,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手上的白斑会比他的音乐更能给人冲击力。

    巴西特并不想放弃音乐带给他的成就感,经过挣扎他决定北上去北京找寻治疗白癜风的方法,看着手背上趴这的两块明显的白斑,巴西特真的难以相信就这么一点点白斑能够否定他所有的努力,甚至挑战到家族的权势,但是白斑真的做到了他所不愿意承认的一切,

    更头疼的问题是,北京、上海这些认为最发达的城市并没有给他带来康复的希望,3年的时间,都没能看见手背上的白癜风有消退的迹象,回到临夏的家里,看着自己的钢琴巴西特居然把自己最爱的那家钢琴砸了。但是夜里有几次他的母亲发现巴西特偷偷的抚摸着砸坏的钢琴流泪,不忍看自己的儿子痛苦,四处寻访名医。

    

    治疗一个月后可以看见巴西特的手背已经被一层红色的物质覆盖,这就是重新修复后出现的黑色素已经形成的结果

    今年已经28岁巴西特在母亲的带领下走进了兰州中研白癜风研究院,一个并不起眼的大门,一排并不招摇的名字巴西特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面对颓废中的巴西特,兰州中研白癜风专家蔡高萍蔡主任要求和巴西特单独聊聊,接近2个小时的时间里,没有人知道蔡主任和巴西特聊了什么,但是奇怪的是巴西特愿意接受治疗,但是他面对其他人并不愿意说话。

    蔡主任通过伍德灯的检查发现巴西特的手背白斑似乎还有扩散的迹象,所以并没有一开始就用GX-B多维白癜风康复工程疗法,而且借助药物使白斑转化成稳定期,因为之前的治疗已经产生了抗药性,所以需要仪器的辅助吸收更多的有效药物成分,很快7天以后蔡主任运用GX-B多维白癜风康复工程和308准分子激光系统综合治疗,奇怪的是每次回家巴西特的手上都会多一根棒棒糖。

    一个月后巴西特在蔡主任的诊室里,原本板着的脸突然出现一个大大的笑容,大家都吓了一跳,只有蔡主任在治疗结束后还是照常给了巴西特一个棒棒糖,但是有一点他手上的白斑已经被黑色素覆盖了,也许是巴西特板着的脸让人没有觉得治疗有什么效果吧,直到2个月后蔡主任才告诉护理人员巴西特的治疗已经结束,接下来是愈后的跟踪管理,需要及时追踪病人的病情。

    

    巴西特在比赛后给蔡高萍主任发来的左手图片,黑暗中一只完全看不见白斑的手,似乎承载着主任的命运

    接近2个半月的治疗中,巴西特竟然没有对除了蔡主任其他的人笑过,但是却给菜主任发来了一张已经康复的左手的照片,并告诉蔡主任他在比赛中拿到了2等奖。并告诉蔡主任他那里总共有28根棒棒糖了。

    

    接诊专家:蔡高萍主任

    专家点评:患者在长期的治疗中承受了太多的折磨,不能够一味只治白癜风而忽略患者的内心,单一的关注并不能够治好病,尤其是心理层面比较薄弱的人,受到一落千丈的打击心理已经产生阴影,如果治疗白癜风的同时对心理进行辅导,有病情的恢复更有益处。

兰州中研医院

兰州中研白癜风研究院医生通过为您严格的检查诊断,包括治疗史、病情、病类、病因等个人身体状况,帮您选...[详细]

更多>>医生团队

来院路线